點擊咨詢 新航道全國學校

我堅持,我成功!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航道頭條 > 正文
牛津大學戲劇大咖、原上海外語頻道知名主持人……他眼中的中國故事與全球化
2019-10-11 16:08   作者:新航道   閱讀量:

1.jpg

(本文選自《洞見:培養你的全球勝任力》,世界知識出版社)


  斯明誠(David Symington)

  新航道國際教育集團中國故事項目事業部副總經理。英國人,博雅教育專家,戲劇表演專家,資深電視媒體人,原上海外語頻道知名主持人;牛津大學古典學學士、碩士,復旦大學中國哲學碩士;致力于博雅教育實踐,在戲劇表演、西方文學、歷史、哲學等領域有很深的造詣和豐富的教學經驗。斯明誠自小熱愛戲劇,17歲就通過了倫敦圣三一學院戲劇考級最高級8級的考試,18歲獲得高級表演執業證。懷著對戲劇表演的熱愛,在中國輔導了很多學生通過圣三一學院的戲劇考級。


2.jpg

斯明誠(David Symington)


  提到“中國故事”,這樣一張“面孔”不可或缺。

  他叫斯明誠(David Symington) ,1米9的高個兒、藍眼睛、嫻熟自如的外語、光芒閃閃的學歷,走在人群中,常有一種“自帶流量”的效果。他是英國人,但他娶了一個中國妻子,他對中國故事、中國文化和禮儀的熟悉,超過了很多中國人,這也是斯明誠老師相當“吸引眼球”的原因。

  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往往不是那些提前做好計劃的;帶來最大意義和價值的,有時反倒是那些 “偶然”事件。對斯明誠而言,加入新航道“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也不例外。在某種意義上講,他的生活日常就是為“中國故事”做準備,但加入“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仍可以說是“喜從天降”。這個項目所致力于實現的目標正是斯明誠最關心的問題:如何給下一代提供最佳人文教育,如何促進更深層次國際文化交流以及如何通過文化教育改善以及解決中西文化共同面臨的現代社會問題?

  斯明誠加入新航道的時間不長,卻也開始落地“用英語講中國故事”的戲劇和朗誦課程,和來自中國不同地域的年輕學生們一起感受故事的魅力,和這個充滿激情的團隊并肩為夢想而戰。在談及體會和感受時,斯明誠表示想先談談自己近幾年所關心的一些教育問題,以及對“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的展望。以下為斯明誠老師的文章。

  我們生活在有史以來最“全球化”的一個時代。這聽上去像是種陳詞濫調,但我們究竟在哪些方面“全球化”依舊值得深入探討。它主要體現在金融、經濟和科技的全球化。現在,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的經濟發展跟其它國家都有著密切聯系,各國間經濟上的依賴性也與日俱增。高科技領域就更不用提了——電腦、軟件和高科設備基本都是全球用戶共享;在中國、印度、美國、歐洲,甚至全世界范圍,科學家們夜以繼日地鉆研,為高科技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那么,文化是否也已經實現了全球化?我認為不是。縱觀世界,在人潮如織的美食街上,我們能品嘗到屬于不同文化的菜系;在色彩斑斕的美術館里,我們能欣賞到來自全球各地畫家們的作品;在余音繚繞的音樂大廳里,我們能沉浸在風格迥異的民族風情里……但是,這些實際上還只是比較淺層的文化事物,現代社會最欠缺的就是不失深度且充滿豐富性的人文教育。


3.jpg

斯明誠老師和上海東方衛視女主播秦憶共同主持電視節目


4.jpg

斯明誠老師主持電視節目


  撇開對異國文化的學習不談,現在大部分的學生對自己文化的文學、歷史、思想史都知之甚少,他們沒有受到系統性的教育。所以我們不能只看一些表面現象就自豪地認為我們已進入文化全球化時代,畢竟吃外國菜、看其他國家的繪畫、被動地聽不同民族風格的音樂都比較容易。挖掘自己文化的思想價值,理解自身文化的道德理念,追溯傳統美學形成的歷史并不容易,要真正了解其它國家、其他文化的思想就更難。

  廣義上講,20世紀的教育主要專注于那些最具有普遍性的學科,如科學、數學、專業技術等。無論是在歐美國家還是中國,以系統化引導學生閱讀民族文化的文學、哲學等經典作品為代表的傳統人文教育往往被忽略或輕視。

  我一直主張中小學生要先透徹了解自己文化才能對其它文化有深刻認識。人的成長往往有著特定的文化背景,因此自身文化所蘊含的價值、態度、假設、偏見和思想傾向都不可避免地對其產生影響。沒有研究過自己文化的人,是無法了解本民族文化價值和假設的來源以及這些價值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是如何演變而來的。


  學生只有在對自己文化進行深層次探尋,了解本國文化的思想史,熟悉詩歌、小說、美術、音樂等傳統藝術所表達的核心文化價值后,才能構建起認知的框架,找到立場與角度去了解其它國家的文化思想和藝術傳統。通過深入不同文化的異同,學生還能有效分辨文化價值的普遍性及其特質。總而言之,深入了解自己的文化根基為學生自信走向世界舞臺,跟全世界不同文化展開友好交流打下了堅實基礎。

  以上屬于一種真正的“國際性”。不過,另外還存在一種令人擔憂的“國際性”,那就是表面對所有文化保持寬容性,實際上卻輕視傳統文化和思想。這種“國際性”所培養出的學生經常認為自己的文化是令人羞愧的古代殘余;這種教育向下一代所傳遞的觀念是,輕視自己的文化是件酷炫、時尚的事情。但他們所表現出的全球“寬容性” 實際上只是他們無法判斷的一種表現。中國家長和老師應該避免這種無根的國際教育!


5.jpg

6.jpg

  近幾年,不少中國家長向我表達了他們對孩子失去自己文化的擔憂。其實,年輕一代輕視自己的文化是十分普遍的現象。中國孩子如輕視自己的文化,則常被描述為“崇洋媚外”,但更準確說來,他們所迷信的是現代性的文化,而不是狹義的西方文化。為什么這么說呢?實際上,在現代西方國家,甚至很多所謂的先進派老師對此也持有消極想法,他們認為讓學生讀古代文學和哲學經典不僅無用,學生的思維還會受這些“過時”的道德理念的負面影響。不得不說,我們西方社會現在所面臨的各種社會秩序問題,其根源也正在于學生能接觸到的道德、人性、文化價值方面的教育十分有限。

7.jpg

8.jpg

斯明誠老師主持電視節目


  所以,我一直特別希望,中國學生在接觸不同文化之初就得以領略其最精彩的部分。但必須強調的是,接觸國外精彩文化之前,中國學生應該了解自己的文化。曾經通過“英語課”,中國學生接觸到不同的西方文化,英語可謂是傳播西方文化的重要載體,但我夢想著英語以后也將被視為文化交流的“雙行道”——中國學生不僅能用英語了解世界,還能通過英語向世界介紹中國文化的精髓。但英譯中國經典并非易事,如古代漢語的一些核心概念“仁”、 “義”、“道”、“氣”、“太極”、“命”、“天”等要找到完全準確、對應的英文對譯者而言就是極大的挑戰。

  不得不說,要實現中國傳統文化的精準英譯對英文本身也提出了挑戰,需要英文進行更深入的變革。這就好比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中文。當時,中國的傳統文化接觸到現代的西方科學和思想,很多科技、政治、心理、經濟等領域的概念尚未產生相對應的中文說法,但得益于那個時代中國知識分子的不懈努力,漢語進行了極大的變化和變更,適應當時社會發展的需要。直至今日,我們不難發現西方文化對現代漢語所產生的深刻影響。反觀之,如果漢語能變成一種可以表達西方文化的載體,那么英文也可以成為一個能表達中國文化和思想的載體。我想,讓英文擴大它的詞匯和表達方法,讓下一代中國學生在學習英文的同時深入了解中國文化,應該是我們這個時代教育者最大的使命。


9.jpg

  “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同我心中的另外一個激情有著密切關系,那就是如何用朗讀和戲劇表演來幫助中國孩子學習英文。語言學習能采取不同的方法,最傳統的就是讓學生“循序漸進”,慢慢積累單詞和語法,另一種典型是流行的“寓學于樂”,即讓孩子通過和外教進行游戲學會簡單的交流。這兩種途徑都有可取之處。英文的確是一門語法比較復雜的語言,但掌握語法和擴大詞匯量都是必經之路;另外,那些“快樂教育” 的外教課在提高孩子對英文的興趣上也是很有幫助的。


  不過,我們也應該對學生的外文學習制定更高標準。什么樣的標準呢?那就是我經常提到的“讓英語根植于心”。也就是說,培養學生對語言的“直覺感”,讓他們不僅了解單詞、詞組和各種說法的定義,而且了解不同單詞所傳遞的感覺。這樣一來,學生不僅能逐漸根據不同的上下文準確地選擇最恰當的說法,還能把所思所想準確地用英語表達。同樣,我們也希望給孩子培養對于句型和語言結構的直覺。由此,學生不再需要一系列的語法規則去判斷寫作的準確性,而是憑借所培養的直覺感即可。發展到更高層次,學生甚至對作文的風格和修辭問題也會形成一種直覺。

  有人或許會對這種外語教育理念產生質疑,認為其太過理想。實則不然,這完全是可以實現的!當然,我們需要學生足夠早就開始學習英文。因為過了一定的年齡培養像我所描述的語感的確很難。但學生勤奮和堅持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當這兩個基本條件都具備,只要采納準確的方法,培養語感是完全可以實現。


  那我們要用什么樣的教育方法?說白了,就是讓學生盡早通過朗誦和戲劇表演接觸到最優美的英文。朗誦文本時,朗誦者會將生命感悟融入其中,與此同時,文本所傳遞的情感成為他/她的一部分。這是我們鼓勵年輕學習者接觸朗誦的關鍵原因。在這過程中,通過使耳朵、眼睛、聲音、情感和心靈充分參與,文本連同其詞匯和語言結構開始深入學生的靈魂中,產生新的意義。正如我常對學生說的那樣,通過背誦我們“將英語根植于心中”。


10.jpg


  學習英語時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事先對語言學習產生只能逐步掌握的預設:逐漸掌握新的詞匯、語法和句型。這種系統的語言學習有其地位。然而,當涉及到背誦時,我們不能期待年輕學習者可以在碰到文本之前,就獲得他們需要知道的所有詞匯和語法。相反,我們希望盡早將措辭優雅,表達動人,結構良好的英語植入兒童的思想中。

11.jpg

12.jpg


  朗誦開始于聆聽。當他人背誦時,我們通過他們聲音節奏、停頓、重音的變化體會他們所表達的情感。當身臨精彩表演現場時,觀察表演者的面部表情、眼中變化的情緒和身體的語言。最后,學生自己表演,用個人的聲音、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將文本帶入生活。


  當然早期最適合朗誦的文本就是那些易讓學生產生共鳴的內容。比起朗誦跟自己文化根基毫無關系又十分陌生的教科書內容,通過快速融入自己文化中有意義的故事,融入那些可以與父母、爺爺奶奶、鄰居和朋友討論的故事,孩子們將收獲更大的價值,我們也將看到更顯著的教育效果。


  總而言之,我近幾年最關心的一些問題都圍繞著如何給下一代重新建立真正的人文教育,以及如何讓中國下一代學生通過英文學習培養出更深刻的語感、更豐富的表達力,借助英語這個文化載體將中國故事、中國思想、中國價值觀傳播給全世界。


13.jpg

14.jpg

15.jpg


  所以很容易想象,2018年接觸到胡敏教授主編的“用英語講中國故事” 系列時我心潮何等澎湃。因此,我也特別希望為使用該系列的教師、家長和學生創造出配套的內容和課程。我入職新航道的時間雖還不長,但在短短的這幾月,我已經和同事們開始把 “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落地——在北京第二實驗小學的大禮堂里,我們和學生一起用英語朗誦《論語》質樸精辟的語句;在7月夏令營的舞臺上,我們跟來自中國各地的學生一同排練列子編寫的《愚公移山》。也是在這短短幾周,我察覺到學生通過戲劇表演和朗誦更直觀地體會到語言和文化學習的密切關系,也在親身的演繹中感受到那些個收藏于典籍里的方塊字所煥發的勃勃生機。未來的路很長……但我相信,通過“用英語講中國故事”項目,我們定能夠為下一代的英文教育和文化培養開啟一個新的時代!


熱門專題
熱門文章
戰略合作單位
重庆建设网站 半全场怎么玩 素食自助餐赚钱 波克捕鱼能作弊吗 qq分分彩 学生团队怎么赚钱 云南十一选五app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律 北京pk10 竟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36棋牌官网下载 梦幻西游3开宝宝环赚钱吗 财神到棋牌游戏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规 007体球网 通比牛牛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